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竞彩论坛

《零度战姬》,吸引人的不仅是肉那么单纯

[复制链接]
作者: kk123 | 时间: 2020-5-23 08:53:42 |
0 56

7万

主题

7万

帖子

2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17555
发表于 6 天前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《零度战姬》是一部动漫化五年的作品(第二季13年起),不敢说是重量级神作,而且漫画有时慢到巨坑,但依旧有很多该说的话和能撸的内容。总之,就来写写这部一眼看上去好肉好有料的漫界作品吧。

在《零度战姬》当中,或许死亡的界限不再变得明晰,刚刚入坑时,可能对于战斗的刺激和破坏感到心有余悸,对战斗双方的激烈程度惊叹不已。但最后,即便伤得再重,即便为了心中的坚持将身躯斗争得残缺不堪,还是能满血归来,让得体验了别致战斗效果之后,不至于心中存有遗憾。



《零度战姬》怕是撕不下肉番的标签。但与《天降之物》相似,后者成功塑造出伊卡洛斯的角色,即便在全剧终的离别到来之际,人物的深刻印象依旧如残响回音般,长存在人内心深处最温存的心房之中。而这,恰恰已不是单纯的肉番可以达到的高度。

与后者不同,《天降之物》塑造出伊卡洛斯,而《零度战姬》则成就了潘多拉概念。概念的高度使得整部剧中的主角(男:青井和哉;女:莎堤莱萨)远不及其他同类作品中的主角来得强烈,加之高频率出场的各类人物冲淡了主角们的出场时间和戏份,但这部番却以世界观的看法填补上人物混乱造成的不适感,实现了均势和谐的平衡感。



青井和哉作为制御者中的圣痕体,其实力冠绝整部剧中的所有男性,但制御者最多不过是潘多拉的助力者,相当于LOL中辅助妈妈的作用,其冰结领域再强也不过能将对方困住,不存在直接伤害效果。然而,便是这样的少年,帮助莎堤莱萨走出最初的阴影期,和她共同成长,依靠着自己的能力控制对方,给莎堤莱萨造成以弱胜强的良好局面。

论故事而言,酣畅淋漓的部分不是上位者对下位者无悬念的打败,而是下位者挑战上位之人,雨过天晴时的豁然开朗。依靠着智慧和该有发展的际遇,一击必杀,抓住成功。



斗争,贯穿着整部番的剧情之内,潘多拉是对NOVA的人形兵器,打斗难免,心理斗争也伴随左右。从青井和哉刚入西杰尼提克斯开始,从二年级打到三年级,再从本校打到外校,再到NOVA化的潘多拉抢夺玛利亚圣骸,整部作品的前半段是青井和哉同莎堤莱萨的成长,而后半段到来时,从E潘多拉事件,到后面女武神、破坏者、传说潘多拉的登场,整个故事的重心开始转移,不再以单一人物的视角来审视,而是以一段历史,一段未来来铺开故事的下半段。

这一点上,《零度战姬》同《火影忍者》相似,塑造出整个完整世界观后,加载上巨量的登场人物,火影以亲情友情为主旋律,以和平为基调;而零度战姬则同样体现出这份真挚的情感,为了人类的安定而斗争。

NOVA的存在人类一直没能弄懂,因为缺乏有效的言语交流,所以相互的接触变为仇视,变为战争。更多的,是人们对于绝对力量的恐惧,想要占有,想要超越。而事实中,未能立于不败之地之人感到不安定的慌张,这些想法贴合着实际,也反映着最为真实的社会。



战争or交流,这是《零度战姬》还未解开的谜题,也是接下来作者会用以填坑,并加以解答的意思对抗。世界背景下,战争和交流,也是作为两方博弈所需要权衡考量的议题,是武力还是和解,这不仅是组织或政府需要思索的课堂,同样是作为个人需要理解想通的重要之处。

所以说,意识会是比行为更为可怕的东西,行为后于意识,如果意识始终走不出错误的圈子,那么行为也将被定义‘失格’,和哉母亲因圣痕能力的焦虑,逐渐被一步步放大,精神崩溃下的黑化,最终被和叶所杀。家庭的争端,责任意识的平衡,加上早熟的和叶,成熟老练地保护着自己的弟弟,这个和她同为圣痕体的弟弟。



《零度战姬》中并不是没有死亡的阴影,但正因为这份边界变得愈发模糊,所以当真实来临之时,对人的内心实则是更为震撼的打击。青井和叶的牺牲,西冯会长的诀别,和哉母亲的崩溃身死......同样,当罗克珊上身殒灭后还能复活归来的那一刻,内心深处的喜悦是不言而喻的,即便只是一个配角。

是的,即便只是一个配角,但她们的身死存亡都能成为一种牵挂的话,不仅仅提及主角,这种注重整体世界观的故事,不失为一种成功!



伴随着莎堤莱萨和拉娜成为超越体,伴随着剧情的愈发深入,世界观过后,主导权又会重新回到那些活跃在世界舞台之人的手上。

《零度战姬》,一部披着肉番外衣,却和你讲着斗争和成长的作品,它不仅仅是明面上的单纯,更是整个价值导向的给予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