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竞彩论坛

元好问:国家不幸诗家幸,赋到沧桑句便工

[复制链接]
作者: Wimmic | 时间: 2020-9-16 11:59:40 |
0 70

532

主题

532

帖子

1620

积分

等待验证会员

积分
1620
发表于 3 天前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不知有多少人还记得金庸先生《神雕侠侣》里的一处情节,那是书中的“女魔头”李莫愁赴死之时。

她挺立在熊熊烈火中,一任火焰瞬息之间便将她全身裹住。

周围人尽皆骇然,火中突传出一阵凄厉歌声:

“问世间、情为何物?直教生死相许。天南地北......”

唱到这里,终是气若游丝,悄然而绝。






在金庸先生一生十五部作品里,《神雕侠侣》许是唯一一部通篇写“情”的小说。

而“问世间、情为何物?直教生死相许”这一句话,更是成为书中每一对有情人间,最恰当的注脚。

这句话的作者不是别人,正是金元之时以文章独步天下者三十年,有“金诗人之殿,元文章之祖”之称的元好问。






01

公元1205年,金章宗泰和五年,元好问16岁,准备赴京赶考。

路途之上,他遇到了一位捕雁人。

捕雁人一只手中拿着捕雁所用的弓箭、罩网,另一只手中提着的却是两只大雁。

两只大雁都紧紧闭着双眼,一只大雁很明显是被箭所伤,另一只身上并无箭伤,头部却是一片血迹斑驳。

元好问看得有些心惊,同时也有些疑惑,便同捕雁人攀谈起来。

那人有些得意地道:

“我今天运气真好,遇到了一对大雁。其中一只被我捕杀,另一只从罩网中脱身,却不逃跑,反而绕着已死去的那只哀哀悲鸣起来。

片刻后,这只大雁竟然从空中急速坠落,撞向山边悬崖,少顷便没了声息。”

元好问听完,又看了看这对“生则成双,死亦相伴”的大雁,内心忽然生出无限感慨。

他当即买下了这对大雁,将它们合葬在汾水旁,建了一座小小的坟茔,取名“雁丘”,并执笔写下了这首凄婉缠绵、感人至深的爱情悲歌《摸鱼儿 雁丘词》。






问世间、情为何物?直教生死相许。

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

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

君应有语: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

横汾路,寂寞当年箫鼓,荒烟依旧平楚。

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风雨。

天也妒,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。

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。

诗人说,我想问一问,这人世间的爱情究竟是什么呢?为什么能教这一对大雁愿意生死相随。无论天南,还是地北,它们都成双成对,不知历经了多少寒暑,几度春秋。

这世间有相聚时的快乐,也有离别时的凄苦,这才知道,人间总是有这样多的痴情儿女。千山走过,万里踏遍,历经晨风暮雪,那孤单的身影是要向谁奔去?

走在汾水一带的路上,这里曾是汉武帝巡幸游乐的地方。

想当年武帝出行之时,箫鼓喧天,棹歌四起,何等热闹,如今却是荒烟衰草,一片凄清寂寞。即便招来武帝的魂魄,也再难复昔日繁华,唯有山鬼独自悲啼。

而双雁生死相许的深情,却是连上天都为之嫉妒,它们绝不会如莺儿燕儿般化为一抷尘土,而会千古流传,与世长存。

到时会有无数文人墨客,来此寻访雁丘故地,狂歌纵酒,留下诗词墨宝,来祭奠这对爱侣的亡灵。






那时的元好问又怎知,自己的一生竟是如那只殉情而死的大雁般,逃脱不了一个“情”字。

02

元好问的先祖乃北魏鲜卑族拓跋氏。

公元5世纪,历史上有名的北魏孝文帝施行改革,迁都洛阳,学习汉文化,并改鲜卑姓氏为“元”。

高贵的家族血统,让元好问接受到了很好的教育,幼年时便有神童的美誉。

元好问出生的年代,正值南宋、金、蒙古三足鼎立的局面。

到元好问16岁第一次参加科举时,金国已趋向衰落。此后北方蒙古族更是迅速崛起,公元1124年,金宣宗被迫南渡,河北尽数失去。

金国社会日益动荡,士气低迷,忧时伤乱渐渐成为社会的主基调。

便是在这样易代变更的时代环境里,元好问一步步成长为书写国难、长歌当哭的北方文宗。









在一连参加了三次科考后,直到35岁,元好问才终于得以以进士的身份踏入仕途。

公元1226年,他被任命为河南镇平县令。

当时国内已是战乱不断,加之天灾,民生一片凋敝。

元好问一上任,便立即抓紧发展农业生产,在他的倡导组织下,农事才有了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南阳五载,他担任数地县令,关心民生,赢得了民众的交口称赞。

然而国势的衰微却毕竟不是他一个人就能更改。

天兴元年(1232),蒙古大军于金峰山大败金军主力,继而挟风雷之势包围了金都汴京。

据记载,当时正值五月却天寒如冬,城内先是大饥,人相食,继而又爆发了大疫,五十天里,汴京各城门抬出九十余万副棺材。

金哀宗抛弃城内百官及数百万民众,仓皇出逃,汴京城就此而破。

面对国难如山洪没(mo)顶,元好问满心沉痛,却只能以单薄的诗歌长歌当哭,抒发自己的悲愤。

万里荆襄入战尘,汴州门外即荆榛。

蛟龙岂是池中物?虮虱空悲地上臣。

乔木他年怀故国,野烟何处望行人?

秋风不用吹华发,沧海横流要此身。

——《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五首》其四

当战火烧燃,汴京城外千里原是猎场,如今却只有衰草连天,灌木塞地。

“蛟龙”喻天子,“虮虱”则比自己,天子弃下万民逃跑,如他这般身份卑微的人,却只有徒呼“奈何”。

“乔木”指高大的树木,常用来比喻累世修德的老臣;

“野烟”句则出自唐昭宗的《菩萨蛮》:“野烟生碧树,陌上行人去。安得有英雄,迎归大内中?”

诗人希望有英雄挺身而出,挽狂澜于既倒,扶大厦之将倾。



“秋风不用吹华发,沧海横流要此身”,这一年元好问已42岁了,身经丧乱的他,已过早地愁白了头发。

他悲哀地向天道:

衰飒的秋风呀,不要吹动我的白发吧!在这沧海横流的末世里,我将自任以重,担负起我的责任。

在诗歌《存殁》里,他说:“汲冢遗编要完补,可能虚负百年身。”

他决心在文化上担负起“存亡继绝”的重任,以一己之力保存住金国一百二十年的衣冠文物、纲纪文章。

“国可亡,而史不可灭。”

03

天兴二年(1233年)四月,蒙古兵攻破汴京,元好问当即向时任蒙古国中书令的耶律楚材呈寄了一封《寄中书耶律公书》。

这封公书的内容便是请求耶律楚材对五十四位中原秀士,予以保护和任用。

在初次上书石沉大海后,他又一连上书两次,希望保护中原人才,因为他们的身上正肩负着复兴文化的重任。

耶律楚材终是被感动,同意了元好问的提议。

公元1234年金亡后,他被元军俘虏,成为囚犯,羁押数年。

一直支撑着他无论如何要活下去的,便是编修金史的信念。



公元1239年,他终于获得了自由,回到了阔别二十余载的故乡山西忻州。从此,一直到1257年去世,他人生的后半部分便是在著说立说中度过的。

为了搜集可靠的史料,他病骨支离,却仍是要强撑着穷山恶水地跋涉,足迹遍布晋冀鲁豫等地。

而那些大半生里听到的友人的讲述,见到的诗人的作品,都被他小心细致地记在了一张张纸条上。

往后,便是这集腋成裘、聚沙成堆的努力,一点点构筑起一座元文化的巨塔。

近二十年的时间,《中州集》、《壬辰杂编》等皇皇巨著终于完成。

作为金代的一部诗歌总集,《中州集》共收录诗词2116首,意在“以诗存史”。



可以这样说,如果没有元好问的这些努力,将不知有多少诗人及他们的诗歌被埋没。

如果没有元好问的这些努力,金代的史学与文化都会出现巨大的空缺,我们对那样一段历史将永远处在一片烟云笼罩的懵懂中。

“问世间、情为何物?直教生死相许”,元好问的这种“痴情”,不再只是一己的爱情,而是关乎一国文化能否留存的大爱大情。

是对文字的痴,对文化的痴,对国家的痴,对生命的痴,更是对信仰的痴。

北宋时著名学者张载留下了一段传唱不绝的名句,数百年来,更成为知识分子们最高的人格理想,即:

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






而元好问的一生,便是“为往圣继绝学”的一生,正如清代学者赵翼在《题遗山诗》里所写:




身阅兴亡浩劫空,两朝文献一衰翁。

无官未害餐周粟,有史深愁失楚弓。

行殿幽兰悲夜火,故都乔木泣秋风。

国家不幸诗家幸,赋到沧桑句便工。




版权声明:本文由诗词世界原创,作者叶寒。

参考文献

夏秋《唐宋文脉》

清荷诗语《一念之间,美好恰到好处》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